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第1集,共40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21-02-05 16:30:04

觉醒年代第1集剧情

第1集:袁世凯签公约引民众愤激陈独秀流亡日本终得返国

1915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空前惨烈的第二年,趁着德国在欧洲分身不暇,日本抓紧在中国的扩张。自二次革命失败后,孙中山等人被迫流亡海外,资产阶级革命派无利巴反帝反封建的斗争进行到底,国内政局混乱,群众处于水火倒悬当中,内忧外患的中国进入摇摇欲坠的时代。北京城内,日本公使日置益送来最后通牒,限袁世凯在四十八小时内给出答复。中华民国交际部次长曹汝霖告知袁世凯,通牒中要求他们在四十八小时内接受二十一条,不然采取必要之手段接管山东。

别的,日本的海军编队还有驶向东海的迹象。袁世凯直呼窝囊,不是他不肯意接受二十一条,而是由于民众否决激烈。日本那边态度强硬,要求他们立刻签署条约,袁世凯终是赞成签署,但第五部分那几条是底线,他差别意。9号是通牒写的最前期限,他们打算9号晚上再告知日本。街头上有人借着快板,斥责袁世凯卖国的无耻行径,还有出殡和喜事的队伍混在一路,白布与红帆交织,甚为显眼刺目。北洋政府签署二十一条的消息传出来,天下民众对此感到不满,许多处所的民众都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。

汉口、长沙等地工人进行抗议活动,拒绝承认二十一条,流亡海外的孙中山和黄兴等人也呼吁革命者返国倒袁。日本早稻田大学内,李大钊(张桐 饰)等留学生看到报纸上的新闻,对袁世凯的行为感到愤懑不已,李大钊毅然起身呼吁,浩繁留学生们回声纷纷喊着要返国倒袁。一旁的张丰载给这些热血学生泼冷水,他认为袁世凯的这个行为才是君主立宪的根本。高一涵听闻此,斥责他荒谬至极。张丰载表示,中公民智尚未开化,强行推行共和轨制只会像那水上浮萍,无处生根。

李大钊辩驳他的这些话乃是流言蜚语,推行共和虽然会有流血牺牲,但君主立宪就不会了吗,自辛亥革命以来,中公民众的思想早已天翻地覆,单从齐声倒袁这一点即可看出。他的这番话获得著名社会活动家章士钊的赞赏。一旁头发混乱,随意着吃着他人饭菜的陈独秀(于和伟 饰),顺口评论李大钊的确是个有见识的青年。陈独秀的名号早就为人熟知,李大钊自动询问他关于救国的看法。陈独秀表示这样的国无可救药,话还没说完,学生们被他第一句话刺激到,愤怒地打掉他手中的饭菜,甚至上前对他拳打脚踢。

李大钊推开世人,带着陈独秀逃离。无人追来时,李大钊虚心肠请教陈独秀一篇文章的中间思想。陈独秀告知他,中国的问题积习难改,靠换人换政府无法解决,只有找到一条新路中国才不会亡,而推翻旧王朝,建立新王朝显然是一条老路。至于这条新路是甚么,他还在寻觅,李大钊也致力于为中国找到一条新的前途。章士钊拿来船票,陈独秀终于能够返国。章士钊吐槽他老是把自己关在屋里写文章,把自己弄得蓬头垢面。李大钊把自己的衣服送给他,顺便请他们几个一路去吃饭。

洗漱清洁的陈独秀和易白沙坐上返国的船,船过山东,陈独秀就在窗前看着。易白沙醒来,两人谈了一些话。字鸦片战争后七十五年过去了,良多人想过良多法子均没能挽救昔时的大清王朝,现在就连孙中山引进的共和轨制也没能使中国变得更好,反而是大不如畴前了,是以有的人难免觉得还不如走老路的好。易白沙认为梁士诒那伙人是没有道德底线的政治流氓,陈独秀把他们称作是“礼义廉”,是无耻之徒,易白沙喷笑。陈独秀拿定主张这次返国不谈政治,要全力转变自己的思想。

李大钊在运筹帷幄写文章的同时,张丰载正在画京剧脸谱,他的几个同窗由于他给他们搞到二等舱的船票,为此夸奖他。他们为了袁世凯都放弃了留学的名额,张丰载承诺他们说只有事情成了他们就有机会去北大读书。联盟会元老湘豫联军第全军军长邹永成正在甲板上慢吞吞地打太极,看到陈独秀过来给他让了道,陈独秀不予理睬,他素来对权要政客不感爱好,易白沙有些生气。后来陈独秀对他表示抱歉,由于一时生气失了态。君曼得了痨病咳血,延年和乔年跑去了上海,不在家侍母。

易白沙对他的家的有领会,陈独秀从小就让延年和乔年独立,不给他们生活费。陈独秀觉得这是他们应当吃的苦,何况自己也没钱给他们。上海法租界搬运站内,陈独秀大儿子陈延年和次子陈乔年在这里做搬运工,一个年迈的工人老贾腿伤未便,失慎将粮包掉落在地,监工上前用鞭子狠狠地抽打他,陈延年和陈乔年出头阻止,两边差点起抵触,后来兄弟俩帮老贾搬粮包,这才让监事情罢。陈乔年的裤带松了,陈延年直接踩住他的裤子让他把裤子脱下,继续扛着粮包往前走,延年略一哈腰把他的裤子和鞋子拿起来。

船上,一男和一女学生被日本船员拖着,对方更是放肆地去扯女学生的衣服,陈独秀和邹永成出头阻止。得知他们的船票被偷,所以被当做了无票职员,邹永成表示自己来帮他们补票。日本船员道歉后,张丰载这些学生不依不饶,邹永成从中劝解。陈独秀故意踩住张丰载的麻将牌,而且丢进了海里,引得张丰载不快。邹永成是个血性男子,陈独秀为适才的失仪向他道歉,那两个被救的男学生心刚也向陈独秀道谢。陈延年和陈乔年一身的汗,半途歇息吃起了硬梆梆的玉米饼。

妹妹陈子美跑过来,拿过他们手中的玉米饼吃,却发明欠好吃。继母高君曼带包子和鸡蛋汤来给两人,挽劝他们回家,但陈延年不肯意吃,让弟弟陈乔年吃,他们也不肯意回家,陈延年甚至还说他与陈独秀没有任何干系。陈子美让哥哥记得送给自己蝈蝈,陈延年转头看了一眼答应她。

同类型

同主演